“未满十四周岁,不够立案条件,不予立案”

是的,说的正是陕西蓝田小学女生在校内被 4 名男生性侵事件。

5 月 27 日下午,一位年仅 13 岁的女同学被年纪相仿的 4 名男同学胁迫拽进男厕所实施性侵。直到有老师看见女同学从男厕所里出来才发现此事。几天后,受害女同学的父亲从警方那里拿到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

4 名男生均未满 14 周岁,在案发后第二天,4 名涉事男生已被转到工读学校(为教育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开办的专门学校)。事发学校的负责人已被撤职,涉事任课教师和班主任被行政警告。

“未满十四周岁,不够立案条件,不予立案”

第三十八条 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第三十九条 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其家长或者其他监护人加以管教;必要时,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

生理、心理遭受巨大创伤的女同学开始接受心理治疗并不得不转学,重新适应新的环境。而犯罪的 4 名男同学在那所所谓的“工读学校”继续维持着学生身份。这怎么能算得上是惩戒措施呢?!

可能这就是未成年人犯罪事件层出不穷的原因吧。

2004 年 7 月 27 日,黑龙江省通河县,13 岁男孩赵力宝强奸同村 14 岁女孩。因未达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其强奸行为不负刑事责任。同年 9 月 26 日,赵力宝潜入女孩家中,将女孩母女双双用刀砍死。

2012 年 4 月 10 日,广西未满 13 周岁女孩覃某,因不满同岁周某比自己长得漂亮,怀恨在心,将其骗至家中杀害。

2017 年 12 月 5 日,大竹县 13 岁男孩袁某某,因怨恨母亲对其管教过于严格,持刀将母亲杀害。

2018 年 3 月 30 日,湖北孝感,14 岁女孩放学回家途中被未满 14 岁的犯罪嫌疑人持刀劫持,脱光衣服、强奸威胁,身体多处被剪刀割伤,受害人冲到阳台呼救,从三楼坠落。

2019 年 3 月,四川省雅安一名 48 岁女店主被害,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名嫌疑人分别是 16 岁、 15 岁和 14 岁孩子。

2019 年 10 月 20 日,大连市年仅 10 岁的淇淇被人发现横尸在离家只有 100 米的灌木丛中。经过调查,警方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一个年仅 13 岁的男生。

这个年仅 13 岁、体重将近 150 斤、被称为“孩子”的凶手蔡泽明和受害女童同住一小区。在杀害淇淇后,还淡定地看热闹,若无其事地与淇淇父亲搭讪,假装好心问淇淇找到了没有。

2020 年 4 月 18 日,安徽郎溪,12 周岁的男孩杨某交代将 10 岁女童杀害后抛尸灌木丛......

一部《未成年人保护法》,一个简简单单的数字,将手段残忍的犯罪分子变成了受法律保护的“未成年人”。

6 月 1 日最高检发布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白皮书(2014—2019)》先容,2014 年至 2019 年,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审查逮捕未成年犯罪嫌疑人 284569 人。未成年人犯罪数量相对往年有所回升,未成年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奸犯罪人数上升。

北京市一中院发布了《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白皮书》根据法院成立 8 年来的数据显示,已满 16 周岁不满 18 周岁未成年人犯罪,占未成年人犯罪总人数的 85.04%;已满 14 周岁不满 16 周岁未成年人犯罪,占 14.96%,且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

一直以来,国内很多法律界人士开始呼吁降低未成年人犯罪担责年龄,但是也总是呼声高,雨点小。?降低担责年龄的确是惩治未成年犯罪的办法之一,但其实除了降低担责年龄,更重要的是完善收容教养制度,制定专门针对未成年犯罪的法律法规,让孩子知道年龄不是保护伞,懂法、畏法才有可能降低未成年人犯罪的几率。

如果孩子违法了,惩罚实际上是一种保护。让孩子知道怕,让他真的悔恨,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才是真的保护孩子。

李玫瑾

然而现实一个又一个案件告诉大家,只有作恶的人一次又一次被姑息,受到伤害的人谈何保护?可能到最后他们都没有意识到?未成年的恶,是无底深渊。

2018 年 12 月 2 日,12 岁少年吴兵持刀杀害了自己的母亲,被警察带走时他没有一丝丝悔过,反倒说:“我杀的又不是别人,杀的是我妈。”“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的确,由于法律规定,吴兵仍然可以去学校上课。当地公安机关甚至表示,“他这么小,大家不可能把他怎么样。”

这样看来,大家真的拿他们没有办法。

今年 5 月 10 日,大连 13 岁男孩杀害 10 岁女孩案开庭审理,被告蔡泽明、他的父母甚至代理律师都没有出庭,直到现在,受害女孩父母都没有听到一声“抱歉”。

有律师表示,“公众并不是一味要求对未成年人施以重刑,但把明显具有社会危害性的孩子直接放归社会,超出了公众的接受范围,就是一种不负责任。”

在#陕西蓝田小学女生校内遭 4 名男生性侵#事件中,官方表示:“希翼社会各界不要再关注此事。”

但是我想说,大家的不关注,就等于宽容了罪犯,而宽容了罪犯,是对受害者最大的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