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阁】三、选厢房,水火不容

傅明麒和傅孟娴斗气,第二天就收拾东西搬去老宅。

杜韶虹虽然内心不想和这个没有规矩的姑姐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丈夫心意已决,她也劝不动,只好和丈夫一起搬入了老宅。

向文早晨起来,刚想出门到铺子里去,就看见傅明麒叫人搬东西进来。

“里边那把太师椅早就坏了,去,去换掉。”

“这边这几盆花俗不可耐,给我换掉。”

“这些家私,都搬去东厢房。”

傅明麒一边指挥着下人,一边走过来跟向文见礼。

“姐夫。”

向文憨笑,“明麒啊,你这是……”

“看不出么?搬家啊。”

“搬家?”向文一开始疑惑,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姐弟两个杠上了。

突然二人听到从后院传来傅孟娴的喊声,“你们还讲不讲规矩!这是我的房间!”

她怒气冲冲地从后院到了前院,看见工人把院子都快搬空了。

“我前几天刚买的牡丹啊,是名种啊!”

傅孟娴心疼得要命,对着傅明麒就是一顿骂:“你个小兔崽子干什么!把院子搞成这样,还让人搬东西去我屋子里,你是专程来挤兑我的是不是?”

傅明麒故作吃惊,“姐姐说错了吧,东厢房一向都是我的房间啊,你从前未出阁的时候,不是住西厢房的吗?”

他说的没错,傅孟娴有些心虚,“那,那又怎么样!我现在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你管得着吗,你到底想干嘛?”

“我不想干嘛,只不过就是学姐姐,也搬进来而已。正好我还在告假,就这几日就能搬进来。”傅明麒皮笑肉不笑。

“你——”没等傅孟娴说话,傅明麒就到内堂去看着下人干活了。

傅孟娴真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昨天还是她杀傅明麒个措手不及,今天就轮到自己了。

“娘子啊,明麒说的也没错啊,要不咱们就搬去西边吧……”向文凑到她身边劝道。

“搬什么搬!你个没出息的,他说搬你就搬啊,你怎么这么听他的话?”傅孟娴拢拢鬓角的碎发,必须得想个办法对付他。她就不搬,看傅明麒能拿自己怎么样!

老管家廖伯听说二人都搬回了老宅,高兴得立即赶回来,他还以为老爷去世了之后,他再也没机会见到他们了。

廖伯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兴致勃勃地做了一桌子好菜。不过这饭桌上的火药味儿可不小。

“小姐,姑爷,少爷,少奶奶,我真是没想到还有大家坐在一块儿吃饭的这一天,来来来,快看看老头儿我的手艺退步了没……”

傅孟娴笑着夹了一筷子菜,“闻着这香味儿,就知道廖伯的手艺还是和以前一样好,我从小就吃廖伯做的东西。不像某些人,”说着瞟了傅明麒一眼,“锦衣玉食,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傅明麒没看她,只是对着廖伯笑,“我知道廖伯的手艺好,小时候没什么机会吃,现在要大饱口福了。我这个人有什么说什么,不像某些人阴阳怪气还霸道……”

“你说什么你!”傅孟娴当然听得出他在讽刺自己,拍案而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傅明麒知道自己这个姐姐一向不喜欢自己,二人从小吵到大,势成水火。 “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说不出话来了?”傅孟娴带...
    孤岑阅读 27评论 0赞 2
  • 傅家的丧事刚办完,傅明麒和夫人回到老宅收拾父亲的遗物。 写着“傅府”的牌匾早已蒙上了一片灰尘。 傅明麒年少时并没有...
    孤岑阅读 34评论 0赞 2
  • 很快,七天两晚就这么过了。商务会销主持班,就是今天结束了。今天,是大家这一期学员的结业典礼。 考核的时间大家调...
    于方达阅读 48评论 0赞 0
  • https://leetcode.com/problems/two-sum/ 给定一个数组a, 一个数 T,问数组...
    默写年华Antifragile阅读 4评论 0赞 0
  • 目录 木板漂浮着,开始有序地拼凑,铜钉擦过吉恩,在孔洞中自我螺旋着。 吉恩伸出半透明的手,划拉着空中的物件,在两块...
    小楼西的帐篷阅读 244评论 10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