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7)

? ? ? 我用凉水狠狠揉搓着脸颊和双眼,希翼借着刺激,镇一镇火烧一样的脸。

? ? ? 刚刚偷听到的对话,如响亮的耳光,将我打的既清醒又糊涂。清醒的是我目前的处境,已经被打上了不专业的烙印,似乎失去了争取的资格,能不能保住现有的职位待遇都有些难捉摸;糊涂的是这样苦心设计,用在我这个无名小卒身上,未免小题大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