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之阁】四、东西轮转

看见傅孟娴站起来,向文连忙拉住她坐下。

傅明麒不动声色,身边的杜韶虹虽然看上去也很镇静,但心里还是被吓得咯噔一下。

傅孟娴一脸愤懑地坐下,瞪了傅明麒一眼。

向文打着圆场,“吃饭吧,大家快吃饭。今天廖伯特意做了这么多拿手好菜,快吃!”

廖伯知道姐弟二人一向不对付,这次听说二人一块儿搬回老宅,还以为他们是冰释前嫌了,没想到第一顿饭就闹成这样,以后还能好好相处吗?

“小姐少爷,就当给老头子我一个面子,好好吃一顿饭吧,老爷若是泉下有知,也是安慰了。”

傅明麒听了廖伯的话,叹了口气。

“我就给廖伯面子,也是爹新丧,不想和你吵,吃饭。”

“是啊,是啊,都吃饭吧!”杜韶虹也附和道。

向文笑着给傅孟娴夹了菜,挤着眼睛让她找个台阶下。

不过傅孟娴还是不依不饶,“现在知道爹了,也不知道爹病重的时候,是谁留在京城风流快活。我照顾爹到临终,连办丧礼的资格都没有,还是得傅家的男丁回来主持……”

傅明麒重重地一放筷子,“你说够了没有?我什么时候风流快活了,我若不是公务在身会不回来?你除了血口喷人还会什么?”

“我会什么?是是是,我是个女儿就什么都不会,你是儿子就什么都会!”说完碗筷一掷,出了饭厅。

“娘子,娘子!”向文见状连忙追了上去。

傅明麒看着她走,一脸不屑。

“这,这,这是…唉~”廖伯无奈地摇了摇头。

杜韶虹坐在傅明麒身边不敢出声,从小身边人连重话都不说一句,她哪里见过这场面。

“今晚之前就把东西都搬到东厢去,看她出不出去!”傅明麒怒火未消,又补了一句。

“唉…少爷,小姐的脾气您也知道,就让让她吧。”廖伯劝道。

傅明麒虽然还气着,但对廖伯依然敬重,“廖伯,我不是不让她,若是大家都能退一步,自然海阔天空。可她这个人,就是让了她也不会感激,反而变本加厉!”

廖伯低头叹了口气,轻声道:“少爷,您不知道,小姐她心里苦啊!”

傅孟娴的娘本是正室夫人,但生了她之后三年一直没有孩子。当时的傅老爷受不住父母的催促,就纳了妾,之后就生下了傅明麒。

自从傅明麒出生之后,全家上下都对他这个唯一的男丁十分看重,自然没什么人关心傅孟娴这个女儿了。就连原本对她宠爱有加的爹,也一门心思放在培养儿子上了。

傅孟娴每天看着自己的娘叹气,傅明麒就由爹陪着读书写字;傅孟娴一个人在院子里玩耍,吃廖伯做的可口小菜,傅明麒就会享用爷爷奶奶特意准备的精致糕点。

他们不是对傅孟娴一点儿都不好,只是比起傅明麒,真的差很多。

廖伯说完叹了口气,小姐是他看着长大的,心事他都知道。

杜韶虹听完心里也泛起一阵心酸,她也看见过亲戚家里偏爱儿子的场面,庆幸自己有一对好父母。

傅明麒气也消了一半,毕竟是亲姐姐,爹在天有灵也不想他们闹得家无宁日。

跑回房间,傅孟娴锁上房门,任凭向文在外面怎么喊也不开。

她忍不住落泪,旁人看她是无理取闹,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委屈。

一直到晚上,傅孟娴才开门放了向文进屋。

当晚,西厢也亮起了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傅明麒和傅孟娴斗气,第二天就收拾东西搬去老宅。 杜韶虹虽然内心不想和这个没有规矩的姑姐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丈夫心意...
    孤岑阅读 62评论 0赞 3
  • 傅明麒知道自己这个姐姐一向不喜欢自己,二人从小吵到大,势成水火。 “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说不出话来了?”傅孟娴带...
    孤岑阅读 53评论 0赞 3
  • 傅家的丧事刚办完,傅明麒和夫人回到老宅收拾父亲的遗物。 写着“傅府”的牌匾早已蒙上了一片灰尘。 傅明麒年少时并没有...
    孤岑阅读 136评论 3赞 3
  • 恩賜是聖靈隨己意給人,目的是服侍教會,建立基督的身體。若没有爱,恩赐就与我无意,恩赐的重点的爱。恩賜主要經文请参考...
    FaithNDream阅读 87评论 0赞 0
  • 时间管理的工具多到让人无所适从。今天,这篇文章就给大家先容我自己在用、最必不可少的几件趁手工具。 推荐工具这件事,...
    Howie_Serious阅读 4,316评论 2赞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