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生

? (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1号参赛作品? ? 《苏飞的救赎》? 喜欢请投我一票哦→_→ 投票链接)


接下来的日子里,苏飞每周定期给魏洛芙催眠一次。

催眠中,魏洛芙总是搭乘时光机回到过去,和海平叔叔快乐地聊天,或者一起去一个让她开心愉悦的地方。

催眠持续了好几个月,在这个过程中,苏飞的催眠技术越来越熟练,魏洛芙进入催眠状态也越来越快。有时候苏飞甚至体会到,她其实是自己进入催眠状态的。这更验证了老师的一句话,每一个催眠本质上都是自我催眠。

第一次以后,苏飞注意加强了遗忘暗示,这使她在清醒状态下会更多地遗忘催眠当中发生的事。不过在时光穿梭的催眠状态下,她会记住海平叔叔之前的来访。

随着催眠的继续,她往回穿梭的年龄一点点地变大,但海平叔叔却一直是30多岁,一头卷发,每次都是潇洒帅气地穿着西服革履。

到小洛芙14岁时,在她生命里去过很多次的真实地点,也可能会偶遇海平叔叔,偶遇的出现距她的真实记忆经常仅隔几天。

当洛芙17岁时,她继续着与海平叔叔的见面,她看见他总是面露喜色,一遍遍地谈论着青少年时期的趣事。

随着苏飞越来越了解她,一些新的童年记忆被发掘出来了,这能让苏飞在她时光穿梭的某个年龄里,在她生命中重要事件发生的前几天出现,并和她一起期待它们的发生。或者也可能在事件发生的后几天出现,和她一起回顾那不远的往事。

通过这样的方法,她记忆中有了一种被接纳以及与一个真实的人分享生活点滴的感受。

有时她也要他带些礼物或其他东西,他会满足她的要求,不过苏飞尽可能选择一些转瞬即逝的东西。她会有这样的感受:她刚刚吃完一些糖果,或者刚刚和海平叔叔一起在海边漫步。

通过这些不同的事情,苏飞可以肯定,自己已经在她的记忆里注入了一个情感上满足的青少年时期。

催眠在继续,魏洛芙在清醒时越来越不关注自己是否还会找到一个可以让她依靠、给她刻骨铭心的爱的人。

她反复问苏飞在催眠状态时对她做了些什么,使她自信地觉得,自己并不孤单,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时时处于向外寻找爱的状态。

无论清醒还是催眠,苏飞总是告诉她,不用刻意记起催眠状态下的任何事,但她将牢记那些珍贵的情感体验并享受它们,并最终让自己能够爱自己,然后使自己成为一个有能力爱别人的成年人。

洛芙18岁了,她搭乘时光机回到大学校园,第一次没再偶遇海平叔叔。

她偶遇了他的白马王子,周益源。

周益源也是一身西服革履,自来卷发,他们是在英语社团的英语角认识的。

她不再那么自卑,不再那么依赖,不再像一个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阳光,那么的优雅,那么的独立,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性感的荷尔蒙。

他的白马王子是那么的彬彬有礼,那么的善解人意,那么的博学多才,他们俩的智商情商达到了几乎完美的匹配。

接下来的催眠,海平叔叔几乎再也没有出现,魏洛芙和她的白马王子沉浸在爱情的海洋里,她深深地为之迷醉,而又和以前那种无明之爱截然不同。

无论是清醒还是催眠,她都知道自己的爱是发自内心,是自己感情的真实流露,是两个人的两情相悦,而不是依赖,控制,或者单方面的付出或需要满足。

25岁的时候,他们在海滩上举行了浪漫的婚礼。海平叔叔出席了她的婚礼,远远地向她微笑着招手,送来美好的祝福。

28岁,她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是个儿子。她惊奇地发现了这个柔弱的新生儿的诸多细节,对这个孩子,她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柔情,那是一种天然的母性。

是啊,以前,她自己还是个一直哭着找妈妈的孩子,怎么会对别的孩子感兴趣。

33岁,第二个孩子,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一样的女儿出生了。她像捧着掌上明珠一样抱着她,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她心爱的小公主吓着了。

终于有一天,催眠醒来,魏洛芙说:“苏老师,我和武岩鹰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妥了,我想我是时候回归了。”

苏飞问:“你说的回归意思是?”

“回想这些年来的种种经历,就像一场梦一样。经过将近一年来你的真心陪伴和帮助,我现在才明白自己最应该看重的是什么,才明白自己的内心最爱的都是什么人。”

“好啊!我始终说,你的智商很高,悟性也很强。所以我相信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苏老师,我真的要发自内心地感谢你,我对你的感情很复杂,要不是你是这么的年轻,我真想喊你一声叔叔,或者要不是你是男的,我都想喊你一声妈妈。”魏洛芙说着,眼里又泛起了雾气。

苏飞心里也很感动。这小一年,其实他也受益匪浅。每周的固定陪伴,这么长程的咨询,这么悟性高智商高的来访者,也许一个心理咨询师一辈子都难遇到,而他是多么的幸运,陪着她走过了这么一段美好的成长历程,仿佛经历了她的一生。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不就是她的另一个“妈”吗?

更何况,他还挣到了他有生以来第一笔长程咨询费,虽然并不算多,可对于工薪族的苏飞来说,也是一个质的飞跃。魏洛芙对于他来说,也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就一个来访者而已。

虽然前几次咨询苏飞已经为最后的分离做了铺垫和准备,但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她情绪有些波动,苏飞心里也有一丝波澜。

他没有回应“叔叔”或者“妈妈”的问题,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咨询到这里,可以告一段落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够过得很好。当然以后再遇到什么问题,还可以来找我。没什么问题,也可以三个月、半年、一年以后再过来做下回访巩固咨询。”

苏飞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魏洛芙伸出手:“再见!”

魏洛芙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握住苏飞的手,一用力,再次和苏飞拥抱。

这一次,苏飞心里很平静,也轻轻地拥抱了魏洛芙,只2秒钟,他轻轻放开手,拍拍魏洛芙的后背,说:“走吧。”

魏洛芙已经恢复了常态,她似乎比一年前年轻了许多,也美了许多。她穿上外套,拿起手机和小包,微笑着说:“苏老师,再见!”



(注:本故事为文学作品,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亦非专业工作再现,不求专业督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