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9-23)

? ? ? 头顶的吊灯明晃晃,我的眼睛只能半眯下来,垂下一半的眼皮试图去过滤刺眼的灯光,略微适应后,我缓缓坐起,斜倚着沙发背。

? ? ? 身下的硬皮笔记本被我的动作压的翘了起来,我将它从身下抽出来,摊开的内页上是一幅铅笔素描,不太精致的笔触勾勒出一只人脸兔子,正朝我望着。

? ? ? 那张脸和几小时前映在手机屏幕上的大同小异,三瓣嘴里若隐若现的牙齿,眼窝处的眼睛似乎没有画完,只有几条草草搭就的线条,还看不出神韵,猛的瞅一眼,反倒给人一种无辜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