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苏区人民心连心,使张鼎丞认识到组织革命武

作者:下载APP送28彩金

长征路上,夜行军中,红军战士常常可以看到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穿着普通战士的灰色军装,提着一盏明亮的马灯,站在险隘的路口,叮嘱着同志们“小心,小心!”他,就是中央苏区财政部长林伯渠同志。回忆往事,他那光明磊落、坚持原则、秉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形象,又清晰地重现在我的眼前。

下载APP送28彩金 1林伯渠 林伯渠与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并称“延安五老”,是一位资历很高的革命家,他早年加入同盟会,后加入共产党,一生都在为国家而努力。 林伯渠长征的故事 林伯渠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担任革命委员会财经委员会主席,起义失败后辗转去苏联。1933年3月到中央苏区,任中华苏维埃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财政部部长,注重发展农业生产,保障红军和苏区人民的供给。红军长征前后,任没收征发委员会主任、总供给部部长、财政部长。 中央红军突围转移前夕,林伯渠领导的中央财政部门想方设法,突击筹款150万元,以供红军军费需要。 1934年10月长征出发前夕,林伯渠的老战友何叔衡被留在中央苏区坚持游击斗争。何叔衡在瑞金梅坑备了一壶水酒,一碟小菜,为林伯渠送行。两位老战友挥泪长谈,互道珍重。临别时,何叔衡将女儿为他编织的毛线衣从身上脱下,送给林伯渠出征御寒。林伯渠十分感动,吟诗一首相赠:“共同事业尚艰辛,清酒盈樽喜对倾。敢为叶坪养政法,欣然沙坝搞财经。去留心事都嫌重,风雨荒鸡盼早鸣。赠我绨袍无限意,殷勤握手别梅坑。” 林伯渠怀着必胜信心,凭着坚强意志,用自己的双脚爬过了终年积雪的大雪山,走过了茫茫无际的大草地,越过了急流天险的金沙江与大渡河,同凶残的阶级敌人斗,同饥寒交迫斗,同风沙雨雪和水草淤泥斗,一往直前。不论有多大的艰难困苦,他总是同群众一起,时时关心群众,处处严于律己,用自己的模范行动,坚持执行党的政策和红军纪律,集中体现了伟大红军战士的革命风格和共产党人的崇高情操。 长征路上,夜行军中,红军战士常常可以看到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穿着普通战士的灰色军装,提着一盏明亮的马灯,站在险隘的路口,叮嘱着同志们“小心,小心!”红军写过一首山歌,女战士李坚真多次演唱: “年过半百老英雄,又当部长又当兵。山高水深何足惧,手举马灯照万人。” 林伯渠的马灯,成为长征红军的一道亮丽风景。 长征途中,林伯渠担任没收征集委员会主任,负责筹粮筹款。每到一地,别人休息,他还要组织、审批没收敌人与土豪劣绅的财产,向各军团分拨战利品,以解决红军的给养。林伯渠总是再三交代,要严格执行党的政策和纪律,做好调查,不得损害群众的利益。 他说:“我们是革命的队伍,我们是保护劳动群众和少数民族的,只能打土豪,不能伤害劳动群众和少数民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 过一望无际的草地和白雪皑皑的雪山,林伯渠从不搞特殊。他与战士们一起吃野菜、草根和树皮,一起挨冻、忍饥,一起照顾伤员、病员。给全军指战员作出了榜样。 林伯渠骨灰魂归故里 林伯渠骨灰迁移请灵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瞻仰厅举行,林伯渠后人——儿子林用三、林苏生,长孙林友苏、长孙女林友群等人早早赶到瞻仰厅。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党组书记尹蔚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杨志明前往瞻仰厅送别。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青联副主席卢雍政,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祁圣芳,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志初,共青团湖南省委书记陈雪楚,常德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刘进能,常德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何英平,临澧县委副书记、县长杨天生等人前往迎接林老归乡。 三鞠躬致敬后,林友群手捧林伯渠遗像,林友苏手捧林伯渠的骨灰盒,踏上了归乡之路。 1959年,林伯渠曾回湖南调研工作,这是他最后一次回乡,1960年5月29日,他因病与世长辞。林用三说,“53年了父亲终于回家了。回到家乡,是他们老一辈人的心愿。” 下午3点半林伯渠的骨灰到达长沙火车南站。随后,队伍前往常德临澧修梅镇的林伯渠故居。

张鼎丞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长期担任各级党和政府的领导工作,并在人民军队中担任过众多独当一面的领导职务,对创建和领导人民武装力量,对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贯彻执行,对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长期以来,人们对张鼎丞在军事上的成就和人民军队建设作出的贡献知之不多,本文将就这些方面作一概述,以弥补研究的不足。

和苏区人民心连心

一、高举义旗,领导震撼八闽的永定农民武装暴动

一九三四年十月,由于党内“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的战斗中,遭受了严重的挫折,被迫猝然撤离中央根据地。在将要长征的时候,苏区中央政府在瑞金西江的一个庙里,召开各部门的负责干部会议,进行动员和组织编队的工作。

下载APP送28彩金,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白色恐怖笼罩全国。在革命危难关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张鼎丞,被从广东大埔县青溪保灵寺小学召回到家乡永定县溪南区做农运工作,从此开始了他一生中颇有建树的军事斗争。

小庙只有几间正房,座落在一个孤立的山头上,参天的古树掩映着它,显得十分幽寂。会议室里,气氛更是严肃。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的部长都参加了会议,董老、徐老、林老、谢老几位老人坐在一起,神情沉重……

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和大埔农民武装暴动的宝贵经验,使张鼎丞认识到组织革命武装的必要性。在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的指引和南昌起义的影响下,张鼎丞开始建立秘密的武装组织——铁血团,着手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他从领导溪南区农民的日常经济斗争入手,随后转入到对整个地主阶级的斗争,使斗争的规模由小到大,溪南由此成为永定农民运动的中心,武装暴动的时机也日趋成熟。

戴着老花眼镜的林老在讲话的时候,感情激动地说:“几年来,我们和根据地人民在一起,同甘共苦。他们支持着我们,养育着我们,也依靠着我们,和我们一起享受了胜利的快乐,经受了挫折的考验……”说到这里,林老泣不成声,我们的热泪也夺眶而出。沉寂了一会,林老接着说:“我们一定要设法减少苏区人民的损失,帮助地方党组织建立起自卫武装,和红军游击队一起战斗,打击敌人。我们留下的东西,要统统给苏区人民,特别是枪枝弹药要移交给地方部队和民兵。苏区人民和我们是心连着心的,我们是不能忘记他们的,我们也一定要回来的……”

为了镇压永定农民的革命斗争,驻漳州的国民党军张贞独立师派遣江湘支队进驻永定,把“清乡”的重点指向溪南区金砂乡,并突袭中共溪南区委驻地——金砂公学,逮捕了区委书记等6名共产党员,革命形势急剧恶化。1928年6月中旬,中共永定县委决定举行全县性的农民武装暴动,并推举张鼎丞为暴动总指挥,商定采取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的战术,以攻取县城为目标。

林老越讲情绪越激昂,他的每一句话都饱含着对苏区人民的深厚阶级情谊,也代表了我们的心意。在那些年代里,为了发展苏区,建设苏区,我们的同志走遍了苏区的每块土地,洒下了自己的鲜血和汗水。不少同志已长眠在苏区的土地上,实践了自己永远做红色苏区的忠诚卫士的诺言。而林老这一位很早就献身于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坚强老战士,自担任苏区的财政部长以来,为了发展根据地的经济,更是呕心沥血、废寝忘食地工作。林老对苏区人民有着无比深厚的阶级感情。苏区人民对林老的不朽功勋,也是不能忘却的。可是正在这困难的时候,在苏区人民正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要离开他们远征了,这怎能不叫林老和我们心情难过呢?又怎能不叫苏区的父老兄弟姐妹送了一程又一程呢?当年的那种依依难舍的情景,还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6月29日,永定湖雷、金丰地区农民首先举旗暴动,引诱国民党驻军主力出城镇压。7月1日凌晨,张鼎丞与县委其他领导人率数千农民武装,兵分三路一举攻破县城,并英勇地同敌人展开决战。由于缺乏作战经验,双方激战5小时后,暴动队伍被迫退出县城,转而围城。后根据邓子恢的建议,暴动队伍撤回各乡村,随即开展土地革命。

心地无私,克己奉公

张鼎丞率暴动队伍撤回金砂后,立即以铁血团成员为主,挑选200多人组成红军营,并自任营长。这是福建早建立的一支红军部队。张鼎丞等还帮助建立了十几个乡苏维埃政权,在此基础上成立了溪南区苏维埃政府,着手进行没收和分配土地的工作,在溪南一带实行红色割据达半年之久,溪南区成为福建农民武装暴动后第一块由共产党领导的红色区域。

我们的队伍就要出发了,林老一直忙着处理财政部的工作,忙着解决留在苏区坚持斗争的同志和家属所需的物资及经费问题,而他自己的家却没有顾得去安排。林老的爱人范乐春同志,曾和我一起在福建工作过很长时间,担任过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土地部长,是一个对革命事业赤胆忠心的好同志。撤离前夕,她正生了孩子,还在月子里。在决定去留时,组织上一方面考虑到闽西根据地工作的需要,另方面也考虑到她带着孩子的实际困难,便决定把她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林老匆匆忙忙地回到家里,范乐春同志心情很难受,默然无语。林老抑制着感情,安慰着她说:“我们都是党的儿女,革命的需要高于一切,我们不要难过了。”说完,他抱着初生的小儿子,深情地说:“孩子,不是爸爸不爱你,不是爸爸不带你走,这是艰苦的斗争啊……不然,爸爸怎么能离开你们呢?”

永定暴动震撼八闽大地。中共福建临时省委在接到永定县委关于暴动的书面报告后,对闽西发出了一系列指示。根据省委的指示,龙岩、永定、上杭3县农民暴动武装汇合在永定溪南,随后相继成立了中共闽西临时特委、闽西暴动委员会、闽西红军第7军第19师,张鼎丞分别担任特委组织部长、暴委副总指挥兼任闽西红军57团团长。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张鼎丞、邓子恢率领刚成立不久的闽西红军到永定、平和边界坚持游击战争,开辟新区,并向龙岩、上杭等县发展。后来,迫于革命处于低潮的形势和国民党的强力镇压,闽西党组织决定实行战略退却,把队伍分散回各地坚持斗争。

本文由澳门金沙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